本圖引自幾米[假面的告白]

1755836887  

星期六的早上,我突然覺得疲累
坐在公園的石椅上,決定摘下戴了許久的頭盔
很多事情是沒有原因的,我順暢的呼吸,卻感到焦慮
慎重的思考,應該脫下獸皮
或是重新戴上威武的頭盔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我的本文====================
  「武裝是人的天性吧!?]躺在美索不達米亞平原上的盔甲對我說。
  人類似乎天生就真的喜歡把自己囚禁在玻璃鞋的夢幻中,雖然害怕十二點的到來,卻也放棄不了現在曼妙的舞姿,因為害怕別人看到晚禮服中那件滿是補丁的原本衣服,就像武士沒了盔甲,在戰場上就不再是勇士,只能等著被擊破。所以,有人喜歡把真實的自己放在別人目光的劍鋒上嗎?
  但是,在脫離了刀劍交鋒的社會戰場上,總是會發現玻璃鞋的刺眼、盔甲的沉重窒悶,雖然心裡明白脫下後會如何的舒適,但是也沒有勇氣脫下原本面具的蔽蔭,結果想了想,只好在威武的面具獠牙旁,畫上了微笑。
  嗯!至少,還有微笑。
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eonnhurt 的頭像
leonnhurt

綠聲動設計-炯迪的塑膠球池

leonnhur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